在線教育市場面臨收官?VIP陪練瞄準下沉市場

admin003admin003 教育 來源:品牌頭條 2021-02-05 10:29:03

  2021年的寒假來得比往年更早一些。因為疫情防控需要,春節假期很多家庭沒辦法安排異地出行,但孩子的教育是不會放松的。在線教育平臺,尤其是基礎教育(k12)在線平臺又迎來了旺季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在線教育行業風生水起,各路玩家紛紛入場,融資大戰也屢屢升級。疫情防控、“停課不停學”期間,多個在線教育應用的日活躍用戶數達到千萬以上。2020年中國基礎教育在線行業融資額超過500億元,超過了此前10年的融資總和,多家在線教育機構融資金額屢創新高。有研究機構預測,到2022年,K12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1500億元。

  但在線教育中另一塊相對小的領域——在線素質教育也走到了行業發展的轉折點。

  決賽開始

  雖然同屬在線教育領域,但基礎教育和素質教育其實差別很大。

  《2016年-2020年上半年中國教育行業并購活動回顧及趨勢展望》顯示,相較于K12的學科賽道,素質教育屬于非剛需產品,線下機構受疫情影響比較大,許多用戶轉投線上。與此同時,對于年紀較小孩子的素質教育,家長更愿意多試,看看孩子到底對哪方面感興趣。多家線上素質教育機構用戶數量持續快速增長。素質教育依舊是投資熱度最高的賽道,但資本正在逐步認可素質教育在線化。

  “中國可能在線基礎教育市場的用戶有1.5億,但學音樂的孩子可能只有3000萬,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量。”“而且,k12是從小學開始一直到高中,生命周期可能是12年,但學習音樂普遍大概在5-6年之間,這兩個差異其實都導致了企業體量、融資規模的不同。”在線樂器陪練教育企業VIP陪練聯合創始人兼CEO徐豪駿認為,這兩個領域背后的商業邏輯其實沒什么本質的不同。

  他表示,“兩者在早期都是要跑馬圈地,來取得市場的第一第二名。只是樂器陪練這個賽道相對垂直相對小,可能只能容納一兩家公司,甚至只能容納一家頭部公司,但k12領域可能有2家3家甚至4家頭部公司。”

  但他也坦言,在線素質教育行業跑馬圈地的時代其實已經結束了。

  “早期的預賽階段可能有非常多的玩家,然后復賽,到2021年已經是決賽了,已經很難有人再擠進來。只是今天在群里的選手在廝殺比拼。”徐豪駿表示,仍敬畏市場,對同行保持高度關注,不排除有一些k12的龍頭公司或者互聯網巨無霸企業進到音樂賽道,“也是有危機感的。”

  雖然是在線教育中相對小的門類,但風口之上也能感受到潮流的涌動,洗牌已經悄然發生。

  “其實從2019年大概就已經感受到,資本市場可能會慢下來,尤其在一些垂直類領域里會慢下來。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在2019年第四季度提出要降本增效的重要原因。”徐豪駿表示,如果一味規模導向,而不是效率導向,很有可能會發生問題,“像最近一系列公司暴雷這樣的情況。”

  “2021年基本上是整個在線教育的決賽圈,可能活下來的公司之后都會發展不錯,問題是明年有多少公司還能維持下來。我們的判斷是,很多非頭部公司可能會比較困難。”他認為,資本的推動是有利的,但賽道里的創業者本身要管控住自己的現金流,不能違背商業常識,不能仰仗資本的輸血來經營。

  徐豪駿認為,“疫情加速了在線教育發展的勢頭,而且很明顯的更趨向于頭部化,包括最近k12賽道的一些融資狀況,整個馬太效應其實是非常明顯的。”

  轉戰下沉市場

  淘汰已經在發生。在線陪練APP柚子練琴11月30日晚發布破產公告。元旦期間,因過去三年“沒有融過一筆大錢”,在線教育企業學霸君在奔跑8年之后倒下。

  “比較典型的就是現金流管控出問題。”徐豪駿分析了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,“教育類公司很多時候的預存款其實不是真實收入,而在經營過程中為了快速發展規模擴張,忽略了這個,最終導致一些不好的情況發生。”

  他認為,一味追求規模,失去效率的平衡點以及現金流的把控,是大部分創業者都會遇到的挑戰。“比如,一節課可能賣60塊錢,但給到老師可能要四五十塊錢,那么大的運營成本,如果不算清楚,不就是拿今天的預存款去還以前的債嗎?”

  徐豪駿坦言,VIP陪練自己也走過這樣的道路。“在整個2018年-2019年大舉擴張,比較慶幸的是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意識到這個問題,趕緊回過頭來精耕細作。”

  他認為,本身降本增效是一個持續迭代持續運營的過程,2021年更重要的可能還是會回歸到發展成長,除了現有的單一陪練業務、真人產品之外,可能嘗試一些AI產品,主攻滿足下沉市場琴童的需求。“可能在今年Q2或者Q3會推出音樂啟蒙類產品,去滿足更大開口的音樂學習訴求。”

  互聯網行業一貫信奉得草根者得天下,這也許可以看作是深挖護城河的重要一步。雖然VIP陪練目前主要用戶還是來源于一線城市及海外,但他們已經把目光投向了二三線城市。去年7月份內部立項開始做AI產品,主要目的就是圍繞著下沉市場的練琴需求而做的。

  “隨著技術發展,包括理念的形成,是時候要來打下沉市場了,同時做音樂啟蒙的市場。”徐豪駿透露,目前來看,整體下沉市場還是在早期階段,他們的產品已經做到了可商用化,“可能有點像2017、2018年做真人陪練那時的狀態,明顯感覺到是一個會快速成長的產品。”

  對于2021年,他表示,陪練業務線上要整體做到盈虧平衡。未來5年要做更多創新的事情,圍繞整個音樂產業鏈來做一些事情,“希望能夠讓音樂變成普惠教育,會圍繞這個目標來做一系列業務。”

免責聲明

品牌頭條轉載此內容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。

喜歡發布評論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无码午夜福利院免费200集